何以找回被弱化的归属感

滴水世界 2018年8月5日01:14:34滴水世界评论1,439 次浏览2阅读模式

今中午梦见了年近半百的侯卫东,梦见了人过中年又被分流到乡镇部门的同事,想想在滚滚社会洪流中只能随波逐流的自己,即便在睡梦中也逃脱不了那种莫名的孤独感和紧迫感。

支撑和指引侯卫东一路披荆斩棘的是什么?追求有钱有势有女人的个人成功?

如果在思想底层没有了对组织的归属和忠诚,接下来他能一路平安吗?

时常想起儿时看过的韩剧《动荡的岁月》,虽然没有经历那样残酷的环境,但也能体会电视剧里主人公被时代和命运裹挟的无助。何以找回被弱化的归属感

作为八零一代,已到中年的自己,有着最单调普通的履历和看似基本定型的平凡人生。但如同虔诚的教徒内心需要有上帝一样,一个从小接受共产主义理想教育的普通个人要获得一份内心的充盈和安定也需要确定自己的历史位置、归属感和价值认定。

如何来解决一个人的归属感,如何客观公正地记录一个人对国家、对社会、对组织的贡献?

发展经济是我们当前重中之重,但经济工作不是我们的全部,特别是作为领导者、作为政治家不能被经济和个人家庭裹挟,而必须把政治挺在最前,忠实履行公而忘私的政治职责。何以找回被弱化的归属感

一个家庭需要有一个家长把握航行。恢复党的一元化领导、依照党纪国法加强和完善党的一元化领导是我国长期革命、改革、建设探索实践的结果和应对挑战、坚定前行的现实需要,符合中国的国情。

谈到一元化,一定会有些只看形式不认实质的呆子捧着几顶大帽子和几本西方经典教科书跳出来反对。依据它们僵死的认知,商人总统闹笑话不是问题、台湾吵吵闹闹也没问题,萌生于中国这片土壤,适合这片土壤的制度反倒是问题。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滴水世界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8月5日01:14: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012.hk/2931/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