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风冒雪,我也成了逆行者

早上4点多醒来的时候,拉开窗帘看了看外边,下雪了,倒是不大,还是雨夹雪。天气预报还是很准的,6点多的时候,雪就下得很大了,我直接打消了妻想开车的念头,方便不方便的,还是安全第一啊,坐公交吧。 顶风冒雪,我也成了逆行者

到公交站厅等了很久,一辆车也没看见,大概是停运了,开始看APP还运营呢。网约车,也没有。想想也是,人家也是安全第一,这个天气谁愿意出来挣那个钱呢?走着吧,走了一会,人民医院到北区的摆渡车照常开,妻让我去坐,我说陪你一起走吧,她倒是有些小感动。

走了一段大路后,顺便走了一段沿环城河路,河边有公园,倒是真美。银装素裹,琼枝摇曳,绿的竹子,干秃的树枝,全堆上了厚厚的雪,还有一点点红色的小果实,手机远了拍不清楚,的确是漂亮,此处不用语言描述了,描述会成了废话,不如自己慢慢体会哈。

晋代那几个伙计对雪的比喻,“咏絮”显然比“撒盐”要出色的多,但是我仔细看了看那些树枝上的雪,哪像柳絮,简直就是货真价实的北海精制加碘盐。

一起走到妻的单位后,我继续北行。

雪下的正紧。一阵风来,树枝上的雪纷纷落下,直往我的脖子里灌。天色再暗点,再来一根花枪和一个酒葫芦,真有林教头雪夜上梁山的感觉。还是算了,故事太悲壮,教头太窝囊、憋屈。

听着脚底下“咯吱、咯吱”踩雪的声音,不时枝头小鸟的鸟鸣,的确是感觉不错,有味道。山东就是个好地方,南方人就没有看雪的福气了,今年东北还很多地方没下雪呢。今天不下雪,我不去上班,哪会有这番体会?有人说过,生活就像被QJ,反抗不了,就去享受。还真那么回事儿。路上的雪是被车和行人压的凌乱了,小景区的雪可是干净滴。白茫茫一片大雪真干净,名著就是名著,说滴忒好了。

虽然小心,好几次还是险些滑倒。滑倒就滑倒,常在雪上走,哪能不摔跤,顶多就是一个腚蹲罢了。我走,后面就是一串串的脚印,谁再说“踏雪无痕”,我就严肃地告诉他,别和我说废话。

没看见几个人和我一样的走,孤独者的味道,一支冒着烟的半截香烟,好像的孤独者的装逼神器,上图。

上了青云湖大桥,交警和环卫工人在路上撒盐,致敬!因东北风的原因,水面上的波纹都向西去,恰似一江冬水向西流了。

到了公共自行车那里,一位大姐在忙着扫雪。和我打招呼,帮忙给她拍张工作照上传。你找对人了,拍这样的照片,我还能拍的差不多滴。举手之劳,还得到好几声感谢,有些愧。

近10公里的路,顶风冒雪,时长2小时,我也成了逆行者了,今年,这可是个高尚的名称。快到单位的时候,竟有些意犹未尽呢。

打开学习强国,看了一下步数12277,挺好滴数字!

革命尚未成功,一直在路上,古德拜!

作者:安丘融媒体 潘雷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2月29日19:02:25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